郑州精神病医院精神科

小伙从小患上神经症 长大了才得以治愈

  患者档案:齐某,男,二十一岁,某政法大学刑侦系学生。


  齐某的父亲是某市政府秘书处的一般干部,母亲是农村民办教师,有一个姐姐在乡镇企业里当会计。他自小体弱,性格内向,常常喜欢自己一人遐想冥思,自称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承认自己心胸比较狭小,而且比较多疑,任何人的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都可能使他感到受辱而偷偷流泪。


  齐某高中二年级时,读了美国医学惊险小说家罗宾科克的《昏迷》和《发烧》,便怀疑自己脑子里也长了肿瘤,好长一段时间终日忐忑不安,总怕自己得了绝症。有一次他的妈妈不在家,由哥哥临时做了一顿饭,吃饭时,齐某突然产生疑心——这饭里会不会放了毒药。那以后,他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思饮食、夜不安枕。总是抑郁不安,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后来父亲把他从县中学校转到了市里的中学,他才摆脱了心中的阴云,情绪比较好。读高三时,有一次回家收高梁,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而可伯的念头,觉得镰刀割的不是高梁,而是一颗颗人头。他就改用手捋,可是总觉得是在把一个个小孩的头掐了下来。当时吓得浑身冷汗。以后每次想起这件事,仍感心惊胆颤。


  上大学后,一次暑假回到家,又一次“旧病复发”。回家是使他高兴的事,心情十分愉快,没想到第二天当他看到母亲用菜刀切西瓜时,突然感到自己的脖子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从那以后,就老觉得各种利器都会弄伤自己,脑子被这个念头一直包围,一想起母亲切瓜的情景便出一身冷汗,想控制住不去胡思乱想却不能成功,索性就用睡觉来排除这个念头。但一醒来,脑子里第一个浮现的仍是这个情景。发展到后来,一看见剪刀、斧头、刀子甚至一根小绳子、一个铅笔头都产生害怕的感觉。以后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有时甚至是下意识地促使自己去想一些恐怖的念头。比如走进寝室时,便想象自己是在走进坟墓的入口;夜晚看见宿舍大楼窗口挂着的衣服,就想象上吊者;有时和儿童单独在一起,竞会冒出:“我会不会害死他?的念头;有时甚至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虚无飘渺的空间,周围的人都是行尸走肉。他常常怀疑自己的神经出了毛病,担心自己会发疯。现在,他对未来失去了信心,缺乏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现实和迎接末来的生活。


  第一次会见重点是了解病史,作临床评估。了解病情发生发展过程。并向宿舍同学、好友和患者家庭了解他的各方面情况。了解到患者第一二年学习成绩较好,二年级暑假前还获得二等奖学金,与家庭、同学关系均较好,只是情绪波动起伏较大,近期则陷入压抑、忧愁中,没有信心和勇气面对现实,极度悲伤。


  分析诊断:


  这是一例比较复杂的心理病案。齐某的症状表现复杂多样,如有明显的疑病倾向,对刀状物的极端恐怖,神经衰弱、抑郁焦虑、幻觉、妄想、强迫症状等,且病程较长,可追溯到小学低年级。这给诊断带来了一定困难。根据齐某自知力强,对自己的症状深感痛苦,求治心切,主动咨询,态度配合等首先排除了精神病的可能性。在充发了解其心理特征和成长过程的基础上,采用卡格尔十六种人格因素及明尼苏达多相人格测验分析,诊断为强迫性神经症。该患者的强迫症状主要表现为强迫性疑虑及强迫性联想。其强迫性疑虑主要表现为疑病和怀疑他人会伤害自己,例如,怀疑自己长脑瘤、怀疑哥哥做饭放毒药等。其强迫性联想主要表现为一看到某种刀状物就反复联想到可怕的情景,如用镰刀割高梁和见到菜刀切西瓜就联想到杀人。


  施治方案:


  拟将治疗咨询分成四个阶段,配合心理辅助治疗,治疗4个疗程后病人恢复健康。


  总结:


  强迫症患者通常是一些对自己要求过分严格的人。对自身出现违背自己已有观念的想法与行为十分敏感,刻意进行自我克制,却总是认为自己未能做好而不断重复克制的意念和行为。于是,越是意识到不应这样做,越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做,做完又自责,这种恶性循环使强迫症状越发严重,使患者陷入不能自拔的痛苦之中,从而影响其正常工作、生活与人际交往。


Copyright @ 郑州金水中医院
本站关键词 郑州金水中医院www.zzjskzyy.com
医院地址:郑州市金水区政七街17号
医院电话:135-9883-1970